<fieldset id='j3e1i'></fieldset>
<acronym id='j3e1i'><em id='j3e1i'></em><td id='j3e1i'><div id='j3e1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3e1i'><big id='j3e1i'><big id='j3e1i'></big><legend id='j3e1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j3e1i'><strong id='j3e1i'></strong><small id='j3e1i'></small><button id='j3e1i'></button><li id='j3e1i'><noscript id='j3e1i'><big id='j3e1i'></big><dt id='j3e1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3e1i'><table id='j3e1i'><blockquote id='j3e1i'><tbody id='j3e1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3e1i'></u><kbd id='j3e1i'><kbd id='j3e1i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j3e1i'></i>
      <i id='j3e1i'><div id='j3e1i'><ins id='j3e1i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j3e1i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j3e1i'><strong id='j3e1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ins id='j3e1i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j3e1i'></span>

          1. 澳學校“被偷走一代”體驗教學:嚇哭學生惹怒傢長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­  中新網6月29日電 據澳洲網29日報道,體驗式教學能夠以互動的形式、感受當時情景的方式進行學習,但如果使用不當也可能帶來爭議。澳大利亞新州Oran Park地區的St Justin's天主教小學近日在進行澳“被偷走一代”(Stolen Generations)課程時,卻嚇哭瞭學生,惹怒瞭傢長。

            ­  據悉,教師手裡拿著一封稱來自總理辦公室的信,告訴4年級學生因為他們的父母無法很好照顧他們,所以他們要被帶走。這一教學方式把很多學生嚇哭瞭,5個小時之後教師告訴學生這隻是一場“演習”,但已於事無補。此事引發學生傢長憤怒,稱其為“精神虐待”。新州教育機構也介入進行調查。與此同時,“被偷走一代”親歷者也抨擊瞭這一教學方式。

            ­  體驗被“偷走”嚇哭學生

            ­  報道稱,“被偷走一代”是指從1910到1970年,全澳有近10萬名原住民兒童被政府從傢人身邊強行帶走,這些人後來被稱為“被偷走的一代”。據瞭解,St Justin's天主教小學於27日在3個班級裡進行“被偷走一代”體驗式教學,一些學生被嚇哭。

            ­  兩個班的學生的學生事先被告知是“角色扮演遊戲”,但第3個班級卻未被告知任何消息。27日早間9時30分上課時,一位修女拿著一封稱來自總理辦公室的信走進教室,她告訴學生們,他們的父母沒有好好照顧他們,所以他們將被帶走。

            ­  學生起初並不相信,一些學生詢問是否是真的。修女回答是真的,一些學生開始哭泣。很多學生吃不下午飯,10歲的維克斯(Kynan Wykes)甚至開始想辦法逃跑。直到下午2時50分,學生們才被告知這是“被偷走一代”教學的內容,並被要求寫下他們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­  維克斯的母親表示,“這是精神虐待。他回到傢告訴我,‘媽媽,我今天在學校裡真的被嚇壞瞭。’這件事不應該發生在任何兒童身上。”

            ­  另一位學生的傢長特納(Mary Jane Turner)表示,她9歲的兒子也在同一個班級,並經歷瞭焦慮,他們現在考慮把孩子轉學,“他十分痛苦地回到傢中,並開始哭泣。我們一直不停地告訴他,‘你現在在傢瞭,我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。’他吃不下午飯,因為他太害怕瞭。”

            ­  維克斯的母親也打算讓維克斯轉學,“盡管我們陪著維克斯,但他說,‘警察會隨時會把我們帶走。’校長說,‘你知道這不是真的。’維克斯說,‘不,這是真的。’”

            ­  原住民抨擊這一爭議性教學

            ­  “被偷走一代”體驗教學被曝光之後,引起原住民社區的抨擊。“被偷走一代”親歷者、北領地“被偷走一代”原住民聯合會發言人卡明斯(Eileen Cummings)表示,以這種方式教育這一敏感話題是不恰當的,“我們被帶走不是因為被父母忽略,而是因為我們皮膚的顏色。我們被帶走是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原住民不能教育孩子,他們想對我們進行教育。”

            ­  卡明斯稱,學校兒童在學習澳歷史上的悲慘經歷時,不應被嚇到或感到難過。一些原住民社區的民眾在社交媒體上抨擊瞭這一教學,網民Sascha Smith寫道,“我是原住民,我的祖父是‘被偷走一代’的人,這一教學顯然是令人厭惡的,用這一謊言對孩子進行教學,讓他們感到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­  新州教育機構據稱正對此事進行調查。